神隐8个月,“出行教父”李斌去哪了?

2021-12-20   来源:AI财经社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撰文/王欣

编辑/冒诗阳

李斌时隔8个月露面 回应销量“掉队”

“因为产品原因,(销量)没有跑赢大势,但蔚来基本保持了每年100%的增长节奏,预计今年的增长率也会在100%。”12月19日,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斌在主持完NIO Day 2021之后接受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采访时表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蔚来的一位负责人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李斌上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、接受媒体采访,还是今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。

这很不寻常,此前因蔚来领跑新造车第一梯队,再加上李斌经常在公开场合发声,因此李斌被外界称为“出行教父”。然而,这两个先决条件,都在近几个月中受到挑战。除了沉默的李斌外,今年下半年,蔚来交付量连续三个月掉队,多次垫底“蔚小理”。其中,今年10月蔚来销量仅有3667辆。

这几个月,李斌哪去了?

“我今年很忙,我们研发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。因为我们公司的研发是我直接管的,我们有十几个同事是向我直接汇报的。”李斌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“我今年花更多的时间在人员招聘还有内部研发工作管理上。”

事实上,李斌“神隐”的8个月正值蔚来的关键节点。由于蔚来第一代平台产品的应用软件要开始迭代,第二代平台的产品逐渐开始量产,因此软件、硬件产品的开发,成为李斌的主要工作,“我们自己的底层自研的工作非常多,包括自动驾驶全栈的自研。”

除了研发外,用户工作仍然重要。“到了夏天冬天的时候跑得多一点。比如说忙完NIO Day,行程多一些,一般周末的时候参加用户聚会。”李斌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“我觉得还是今年到明年对于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承上启下的一年。所以我们内部工作做得多一些。”

事实上,这轮销量下滑的背后,蔚来在产品上遇到了挑战,尤其是智能化硬件方面。

“我们的开发受到很大限制,别人都在进步,蔚来的天花板要矮一些,很多时候软件团队替硬件能力背了锅。”李斌坦言,现在很多新的公司起步时间晚于蔚来,却反而有一些突破,“如果我们去看蔚来,第一代平台整体展示的软件的完成性,我认为评价还是可以的。回到2018年、2019年时间点看的话,今天确实受很多硬件能力影响,受到一些挑战。”

另外,李斌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对于外界频传的负责蔚来自动驾驶研发的任少卿离职一事,“都是胡说八道。我现在郑重辟谣,这些都是猎头公司挖人乱散播的招数,这件事情不会动摇我们的团队。”

即便如此,李斌仍然承认,蔚来的差距不小。“从销量的角度来讲,如今的蔚来落后特斯拉四年,相当于2017年还未推出model3时的特斯拉。”李斌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。

(图/视觉中国)

(图/视觉中国)

李斌带来新车ET5,为销量“翻身”做准备?

具体到产品上,新车ET5成为李斌“神隐”8个月后的主要答卷。

12月18日,在蔚来NIO Day 2021上,蔚来新车ET5亮相,这是蔚来品牌的第五款车型,也是蔚来品牌第二款轿车。ET5补贴前起售价32.8万元,BaaS(电池租用服务)方案补贴前起售价25.8万元,计划2022年9月开启交付。

对于这个“答卷”,李斌个人很满意。虽然李斌并未透露ET5截至目前的具体订单数量,不过他表示,ET5的订单火爆程度超过蔚来此前所有车型,甚至很多竞品都“悄悄退订原本的订单”,转投ET5。

蔚来ET5刚开启预订的时候,蔚来APP甚至一度“崩了”,这被认为是新车竞争力的佐证之一。然而,目前预订单中60%来自老车主,即蔚来的“粉丝”。

“ET5针对的是谁?我们针对的是两个带3的车。”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、总裁秦力洪称。在外界看来,秦力洪所说的两款车分别是特斯拉model3和宝马3系,两款车分别为同价位纯电、燃油轿车市场中的经典车型。

“随着蔚来进入高端主流,我们希望蔚来可以跻身到这个豪华车领域,做到对豪华燃油汽车的替代,把 BBA的格局变成NBA的格局,因此我更加看重蔚来与BBA这些传统燃油主流豪华车型的对比关系。”李斌表示,“从市场的角度来看,我们内部经常说的一个词叫NBA。”

目前,中国豪华车市场规模为400万辆,其中宝马、奔驰、奥迪(简称“BBA”)的在中国的市占率都超过20%,李斌认为蔚来汽车在豪华车市场的占有率有望达到20%。

然而,当前蔚来的销售数字只有BBA的十分之一。今年前11个月,蔚来已累计交付新车80940辆,同比增长120.4%,今年预计已无法完成年销10万辆的目标。

事实上,随着蔚来产品线的丰富,用户需要在多款产品之间做选择。比如此次发布的ET5,外界担心将抢掉部分ET7的订单。

2022年1月20日,售价为44.8-52.6 万元的旗舰智能轿车蔚来ET7也开启锁单,3月28日开始正式交付,这是蔚来的首款轿车。

对于ET5订单火爆是否会影响ET7销量,李斌解释称:“家里两个孩子谁有出息都行,ET5是我们的入门版车型,特斯拉已经把效率导向做得很极致了。”

“ET7的定位是不一样的,ET7是更加高档,更加大气,更加优雅。ET5更运动,更年轻。它的人群的年龄结构会不太一样。当然两个车型的售价还差了12万,各自有各自合理的毛利率。”秦力洪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。

(图片来源:蔚来官方图片)

(图片来源:蔚来官方图片)

称“造车门槛”上升至400亿元,李斌劝退新人?

“我个人认为整个投入门槛更高了,比几年前的200亿元还要翻一番。一个企业如果没有400亿储备资金,风险会很大。我们还有500亿现金,现在我们已经成立7年,我们储备了这么多事情,但还在储备资金。”李斌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“所以汽车行业的门槛比我们想象更高。我们不是吓唬谁,现在蔚来还在亏损。”

此前,2016年李斌曾说新造车的投入门槛大约是200亿元,这个数字随后成为外界衡量一家新造车项目是否“靠谱”的重要参考。

有人说,2021年是电动汽车爆发的原点,站在这个时间节点上,新能源汽车市场也令人期待。根据李斌的判断,2030年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会超过90%。

对于“蔚小理”的竞争关系,李斌认为,由于三家创业公司同处一个赛道,几乎同一时间成立,无论资本市场还是民众心智上都归为一类,具有一定合理性,然而,“中国还有这么多非常优秀的本土公司,还有很多新创企业,每一家都非常棒,但在不同的细分市场,我们不能够简单地把表层数字或者是产品搁到一块来比较。”

然而,蔚来的挑战依然明显。

不仅蔚小理初代新势力造车销量节节攀升,以哪吒、威马为首的第二阵营也在不断创造销量纪录,传统主机厂的电动车品牌也逐渐占领用户心智。此外,刚刚才官宣成立的轻橙时代、牛创、宾理、盒子汽车,以及创业重来的“前途汽车”都在发力。

“我们还没开始内卷。”李斌说,“新能源品牌之间你进我退的竞争年代还远没有到来。”不过,他也表示,现在汽车创业的门槛更高,风险更大。

事实上,蔚来的对手也很强大。从数据上看,小鹏、理想、蔚来、哪吒11月的销量均突破1万辆,蔚小理依然保持住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,哪吒汽车以持续增长、破万成绩引领第二梯队。此外,尚未破万辆的新势力,也在11月份取得了历史最佳交付成绩。

“年复一年,我还是看到我们在进步。整个电动汽车赛道,未来10到20年,主流的两大阵营之间的竞争是来自新能源和燃油车的竞争。”李斌表示,“并不是特斯拉和别的电动品牌的竞争,也并不是蔚小理之间的对比关系。”